热门标签:

时间:2016-08-31 10:37 点击:
颠覆重构一切的VR到底是什么鬼?

文/彭顺丰  Daschow大西洲跨界创新机构创始人/总裁 溪山天使会LP投资人


 
我们做出了“黑客帝国”!
 
在广州中山大学哲学系,有一个震惊科技圈的实验室——大西洲“黑客帝国”无缝穿越实验室,在这个实验室里面,原则上实现了人类“现实世界无缝穿越到虚拟世界——在虚拟世界沉浸(生存、生活乃至从事现实世界能做到的一切活动)、往更高维度时空中任意穿越——在虚拟世界反过来操控现实世界——从虚拟世界穿越回到现实世界”整个人类未来文明形态闭环系统。
 
实验室展示了一个电影《黑客帝国》(强烈建议对本文感兴趣的读者认真看完《黑客帝国》三部曲)般供人类生活的虚拟世界的原型,将网络化的虚拟现实通过电影《阿凡达》一样的主从机器人与物理系统结合,展示一个以人替(Avatar)、人摹(NPC)、人替摹(Avatar agent)、物替(Physicum)、物摹(Physicon)为主要存在物的虚拟世界,此世界又通过人体替(Avator)与物联网中的物体互动,使人们无需走出虚拟空间就能实施对物联网中各种对象的监控和操作。这种“扩展现实”(即以虚拟现实为基础将现实世界整合进来后的虚实共存的世界),是未来人类文明新形态的一个雏形。
 
2015年7月,“黑客帝国”实验室1.0做出来后,各级政府、各大互联网巨头和投资机构,各公司/高校/社会机构闻风来访,甚至从美国、法国等地远道而来,体验交流后,参访机构纷纷表示“脑洞大开”、“颠覆思维”、“VR原来是哲学问题”、“终于彻底理解真正的VR,一定把自己和VR整合起来”……
 
实验项目的神奇之处,在于:
 
一、人类进入虚拟世界和出来现实世界是感觉不到边界的(即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入和出来的),实现了无缝穿越;
 
二、在虚拟世界中可以做现实世界能做的一切事情,而在虚拟世界能做的事情现实世界未必能做,且在虚拟世界能反过来控制现实世界的工农业生产及其他一切活动(原则上可以永远生活在虚拟世界不用出来,从事最极端的状态包括人类自我繁衍的活动和结果);
 
三、实现了人类主体意识的“时空穿越”,极大提升了人类肉体和精神活动的时间与空间范围;
 
四、实现了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可以改造主体世界,人类可以生活在自己创造的理想世界当中。
 
2016年7月,实验室完成了2.0的升级,预约参观更加热烈火爆,平日少有人问津的哲学楼变成门庭若市的热闹场所。
 
的确,VR是一个哲学问题,因为VR已经触及到哲学的根本问题“我是谁、我在哪里、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而且只有研究哲学而不是计算机的人才能做出这样的实验室。创建“黑客帝国”无缝穿越实验室的团队,是一群虚拟世界的“疯狂玩家”:中国VR领军人物、中山大学哲学系教授翟振明,中国虚拟世界Hipihi之父许晖,大西洲虚拟世界、人类数字化身项目创始人彭顺丰等。我们假设自己是“来自未来”的人,只能生活在虚拟空间,在翟振明教授1998年在美国出版、2007年中国出版的哲学专著《有无之间》的理论基础上,通过现有技术,实现了既能真正生活在里面又能控制现实世界的一个虚拟世界!






 
VR是人类全新的文明
 
2016年被业界称为“VR元年”,Facebook、Google、Apple、Microsoft、腾讯、阿里、华为、HTC等巨头互联网巨头等纷纷布局VR,媒体大肆传播,资本争相染指,VR企业遍地开花,“VR专家”粉墨登场……一时间,VR变成一种现象,大有“不谈VR,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的阵势。
 
然而,绝大多数人对VR的理解,还停留在浅层的认识上,大概是认为VR是“头戴式显示设备”、“沉浸式的体验”、“可视化交互”、“创业风口”、“产业应用机会”等等此类,Facebook CEO 扎克伯格认为VR是“下一代计算平台”算是比较深入洞察了。
 
在我们多年的研究中,VR绝不仅仅是以上这些,我们对其定义是:VR是一个时代,是人类能生活在其中的全新的文明形态。它的出现与兴起不是偶然,而是历史的必然,并势必影响到政治、商业、文化等方方面面,乃至对全人类的生存状态有巨大的颠覆和重构。
 
VR是互联网3.0
 
从互联网发展进化的角度来看,VR是互联网3.0时代。所谓互联网1.0,即“PC+网线”的时代,在时间上大约是1990-2008年,互联网的形态以单向的信息传输为主,人离开PC,即与互联网“断线”;互联网2.0,包含了“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时间上约2008年到今天直至往后,人们通过手机等智能终端即时双向传输信息,可读写芯片嵌入与人类紧密相关的物品,通过“云”实现“万物互联”,人和物随时“在线”,实时沟通;而在以VR为核心的互联网3.0时代,人们通过本能感官(即社会学“六感”: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和直觉)直接与虚拟世界交互,人“沉浸”在互联网中,变成互联网的一部分,我们生活工作在虚拟世界,变得和物理世界一样自然流畅。
 
互联网的进化,本质上是数字化的虚拟世界越来越接近人类本能的过程。


 
VR是媒体的终极状态

所谓的媒体,就是“传播信息的媒介”,媒体从远古时期人类最原始“口头传说”实现信息的代际传承,到雕刻在岩石器皿上的图形文字实现信息的长期固化,到造纸术和印刷术实现信息大范围传播,到通过相片定格还原“真实事件”,到电影电视广播实现信息单向高保真快速传递,到今天互联网实现多媒体信息网状爆炸性极速传播,媒体一直随着人类掌握技术的变革而发生巨大变化,而作为人类接收和解读媒体信息的“注意力”,也随着媒介的变化发生大规模的转移——手机等移动终端已经成为人类的“信息器官”,在人们在惊叹移动互联网时代瞬息万变难以捉摸、媒介和信息已呈失控状态时,作为媒体的彻底颠覆者——VR的时代已经来临。
 
随着硬件厂商的竞争和资本的助推,虚拟现实穿戴设备的性能将的到快速提高,互联网基础设施提升到5G、6G后,VR将在2B端和2C端的到快速的普及,用户将不再是像使用手机一样“人机分离”,而是时刻戴着轻便的移动终端,高清摄像机抓取物理世界的场景,计算机按照空间算法制造虚拟场景完美地叠加在物理场景之上(最近火爆全球的游戏《Pokemon Go》已经全部实现:《Pokemon Go》是由任天堂、Pokemon公司和谷歌Niantic Labs公司联合制作开发的AR现实增强宠物养成对战类RPG手游,是一款对现实世界中出现的宝可梦进行探索捕捉、战斗以及交换的游戏。玩家可以通过智能手机在现实世界里发现虚拟的精灵,进行抓捕和战斗,玩家作为精灵训练师抓到的精灵越多会变得越强大,从而有机会抓到更强大更稀有的精灵。该作于2016年7月7日首发于App Store和Google Play,立即成为全球最火爆的游戏,在各大开放国家都迅速成为移动应用下载榜首),人们将分不清虚实,生活工作休闲都在其中,人机交互的方式变为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叠加在一起的“虚实相间、时空穿越”的新形态。我们想了解任何事件,或是见任何人,都会直接“沉浸在现场”,和以往任何一种媒体遵循“事件信息——媒介——人”的传播形式不同,人类获取信息变成“事件信息——人”的形式,也就是说人对所有自己关心的人和事都可以“亲历现场”,既然是“在场”,就没有必要通过任何媒介去获取信息了,这样,作为传统意义上传媒核心定义的“媒介”,已经不复存在了!
 
所谓的彻底颠覆,不是VR将“媒体”进行了升级或变革,而是使得“媒体”不复存在。在这个意义上,VR是媒体的“终结者”或“终极状态”。






 
虚拟世界是人类发展的必然

在指数级发展的时代,未来变得变幻莫测,不可捉摸。然而当我们认真梳理人类历史,还是可以窥探到未来的影迹。
 
从时间上来看,狩猎时代从300万年前-1万年前以十万年为单位;农耕文明从1万年前到十八世纪,以千年为单位;工业文明从十八世纪开始到现在以百年为单位;信息时代从1980年算起以十年未单位,人类一直以几何级数的“文明螺旋”在更迭跃迁。按照这个规律,时间到2016-2020年,人类将产生全新的文明,这种文明最大的可能,就是虚实交错的VR新时代。
 
在近几年互联网巨头的动向中,我们也可以看出新文明时代的端倪:
 
2014头年3月,Facebook斥资20亿美金收购VR戴式显示设备初创公司Oculus,一时间整个互联网圈震动,Facebook CEO扎克伯格甚至受到许多嘲笑乃至批评,短短半年后,这个举动在当时被是令人惊讶甚至觉得不可思议的。而在短短两年后,虚拟现实的格局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业界开始将扎克伯格此举与Google2005年对Android的收购相提并论,被誉为是:“一笔对未来的投资”、“一场天才般的投资”。
 
2014年10月,Google领投了增强现实创业公司Magic Leap总额5.42亿美元的投资;2015年12月,Magic Leap完成8.27亿美元的C轮融资,紧接着的2016年2月,Magic Leap在新一轮融资中获7.935亿美元的投资,阿里、Google都参与本轮投资,其当时估值在45亿美元以上。这个迅猛发展的AR创业公司,其主营业务是基于光场技术,让用户直接生活工作娱乐在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叠加在一起的魔幻世界当中,正如它的名字“Magic”魔术一样。
 
2015年1月,曾经的互联网霸主Microsoft公司在发布Windows 10的同是,更是在近20年来少有地发布了令人惊艳的作品:HoloLens,一款混合现实头戴式显示器,它将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的场景通过空间算法融合在一起,通过自然手势识别和语音识别来实现人机交互!业界对此产品最有代表性的评论是:Windows 10将是最后一款“Windows”视窗式操作系统,再往后将是虚拟世界操作系统了。更重大的事件是,Microsoft在斥资25亿美金收购了游戏Minecraft(我的世界)的开发公司Mojang Studios,这绝对不是一次普通意义上的收购,而是Microsoft瞄准即将到来的虚拟世界的重大举措:Minecraft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游戏”,而是一个由小方块为基本单元组成的由用户创造的虚拟世界!这款游戏如同超新星爆炸般风靡世界,通过口口相传建立了庞大的玩家基础,销量超过8千万,最重要的是:青少年和儿童玩家急剧增长且非常痴迷,沉醉其中的小孩们认为那个世界才是他们真正的家!Microsoft公司将HoloLens头盔和Minecraft整合在一起,就是人们不用摘下设备可以生活在其中的虚实相间的全新世界!一旦整合成功,用户将重新回到Microsoft的旗下,它将有可能重新夺回世界互联网霸主地位!
 
在中国,腾讯于2015年10月发布全面开发VR的战略;阿里巴巴除了参投Magic Leap之外,还推出Buy+虚拟现实购物体验和配套的“造物神”计划;作为信息入口的百度,则在产品系列里悄悄推出VR频道;而最早主力打VR牌的暴风科技,则在资本市场上挣得盆满钵满;2016年,华为、小米、乐视也纷纷加入VR战场,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华为联合徕卡推出的P9手机,首次出现了两个摄像头——这两个摄像头,是为了模仿人类的两个眼睛,为拍摄3D的VR照片或视频准备的,以后可能的情况是:大多数手机都会有两个摄像头,变成虚拟世界内容的输入设备。
 
VR时代的来临,在技术层面取决于两个主要因素:穿戴式设备的成熟和高速互联网(100M/S以上)的普及,至于内容,只要平台开发给客户端自由创造,必然可以创造出丰富多彩沉浸式世界。以目前的速度来看,3-5年内进入普及是指日可待的。
 
VR元年,尽管诸多情况还未明了,但从宏观社会演化、技术更迭发展、科技巨头布局、资本大鳄角逐、社会力量的推进、媒体科普的宣传、用户的增长和参与等多个关键角度观察,无一不在预示:VR作为一个时代、一个人类第一次能改造自己主观世界的全新的文明,正在迅速形成,由此形成的虚拟世界,是人类发展的必然。
 
VR将席卷一切人类生态

在VR虚拟世界文明中,传统意义上的虚实、国界、伦理、边界、人格、身份、财富……所有的定义将被重构,新文明将带来比过去几十年互联网对社会的变革还要大得多得多的颠覆和重构,将像大风暴般席卷包括国家战略、意识形态、社会模式、伦理观念、商业生态、文化艺术等领域的一切人类活动,“互联网+”已经变成基础设施,“VR+”才是未来。
 
在未来人类急剧进化的浪潮中,最重要的,一定不是盲从,而是要深刻意识到变化已然发生,要在“道”的层面上对变化有深刻入骨的洞察,思考自己、以及自己所在机构在剧变的“VR+”新文明中如何提前占位,才能屹立在时代浪尖。
 
谈到未来的颠覆和变化,互联网先知凯文·凯利总喜欢说:一切才刚刚开始。我们要说的是:勇探人类未至之境,迎接未来最好的方式是亲手创造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