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间:2019-05-08 17:03 点击:
社会设计驱动创新 创造共享价值
■ 曾光  南昌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广告系系主任


 
设计诞生于人们生活舒适的主观愿望。设计不仅是一种创新,也是关怀。设计的功能性帮助人们解决实际问题,同时还赋予了相应的社会功能属性。
社会设计不局限于物件,重要的是背后人与人、人与环境的关系。社会设计有很多可能性,可能聚焦产品,可能是一个服务、一场体验、一个社会企业的创新尝试,甚至是一种商业模式。社会设计针对特定人群或问题,结合企业提供的服务和产品,通过技术和创意的形式提供解决方案,以新的沟通内容、产品、服务帮助找到新的商业机会和创新模型。社会设计是让设计能量介入社会,使社会运行更健康和可持续。
我们经常说的“以人为本”设计原则,这种关怀带给人们心理上的感动,触发人们的情感需求,可以更多地满足人们的精神需求。“包豪斯”的理念就提到“设计的目的是人而不是产品”,设计的一个重要原则是“以人为本”,把人的需求放在第一位,满足人的生理和心理的需求,物质和精神的需求,所以人才是设计的中心。
当今,社会中的环境、贫富差距等问题正在日益激化,社会问题需要一个新的设计方式来解决。
时至今日,人类已进入前所未有的富裕时代,但是对自然资源的疯狂掠取、环境保护、贫富差距、城市躁郁、社群融合等问题,却随着社会发展不断显现。我们的资源并不过剩,但是粮食浪费问题却是异常严重。例如,中国人的请客吃饭就是一个不合理的排场,全体进餐过程不卫生,且浪费极其严重,每次会议结婚宴席倒掉的食物都可能占据一半以上,每年全国统计下来的数据都非常惊人。为何不通过社会设计进行改良,由国家倡导推广一种新的符合中国情感习惯且卫生不浪费的科学的新餐饮模式。其实通过设计解决问题并不难,一切贵在决心和坚持,比如我国的火车实名制和公共场所吸烟规定都推广坚持的非常好。
随着互联网快递业的发展,每年将产生500亿个快递包裹。快递业的运单纸、编织袋、塑料袋、纸箱、填充物、胶带、赠品等,其实也是大量碳排放的始作俑者。包装所需要的材料,不论是塑料还是纸盒包装,尽管可以有无数种对策去改造处理,但仍然会有大量的污染残留物,那么我们为何不从源头来解决呢?瑞典的设计师发布了一系列名叫“This Too Shall Pass(一切都会过去)”的食物包装,此系列包装用蜂蜡、焦糖和海藻制成,跟人们的使用习惯相得益彰,方便打开且能提示是否过期甚至还能自动消失。这种设计就十分值得我们思考、学习。
在城市生态设计中,我们总认为中国的新型城镇化程度与英美等发达国家存在差距,因而就简单盲目的快速扩张。近三十年来,问题开始逐渐显现,比如土地开发失控、建筑形式单一、建成区过度膨胀、功能混乱、城市运行低效等。  
对于社会,我们应当有更多的反思,世界上还有许多人面临着食物、饮水、健康、住房、教育、能源的危机。近年来,女性力量的崛起、老龄化社会带来的养老问题、城市招牌引发的城市公共设计讨论、对环境问题的持续关注以及一系列新的社会问题的出现,都需要重新找到新的角度和解决方法。
对社会资源也需要思考再设计,并不是简单的线性思维,我们需要赋予它新的含义,例如:垃圾就一定是垃圾吗?它可能是放错了地方的资源。
日本很早就提出通用设计、环保设计、省能源设计、永续设计等。在米兰设计周上,社会设计的理念越来越火。这些年来,环保、可持续都成为被重点关注的趋势之一。2018年的欧洲社会创新大赛以“重新思考本地化”为主题,并且表彰了那些将经济变化带来的地方挑战转变为年轻一代机遇的项目。
在商业极度发达的今天,都市人内心对于自然的渴望反而愈加强烈。“慢生活”与“绿色”、“有机”这样的概念渗透到生活的所有层面,成为新的时尚。
获得2018日本优良设计年度大奖的项目是“寺庙零食俱乐部”,旨在通过将“寺庙的剩余”与“社会的缺乏”联系起来解决贫困问题。设计者就是寺庙的年轻住持——松岛靖朗。
寺庙零食俱乐部解决了现代日本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儿童贫困问题。该寺庙的松岛住持认为贫困是贫困(经济贫困)和孤立(社会孤独)共同导致的,住持将来自于民间馈赠的糕点与水果收集起来,转赠给甚至连日常饮食都难以负担的单亲家庭。在与当地社区团体、其他寺庙和合作组织的努力下,寺庙零食俱乐部能够为有需要的人提供食物、社会支持和福利服务。截止到2018年12月,已经有1001所寺庙和400个地方团体加入了这个项目。该项目通过设计丰富了当地的生活和社会,拓宽了设计可以发挥作用的领域,最终创造出一个每个人都能过上充实生活的社会。
社会设计是将来商业设计最有潜力的方向之一。社会设计的设计思考,要更了解使用者的需求,更了解产品及品牌精神,企业和社会要达成一个共通的愿景,就是“创造共享价值”的理念。
社会设计往往是通过改变思维与社会协同的方式,以跨学科的视角整合管理、设计、创意、技术、商业、传播等专业手段,来有效的解决社会难题。例如:厕所系统的设计,有效满足人们如厕的生理与心理需求,同时获得可持续运营能力,构成一种良好的卫生习惯与环保意识,是一种生态型厕所文化的文明构建和社会设计,这也是一种具有挑战的系统设计。这些设计内容,远远超越单一学科工作范畴,如果仅是“简单集成”或“技术堆砌”,不可能真正实现“厕所革命”的目标。一个好的厕所设计,必须从人的需求、社会趋势、地域环境限定、文化与制度标准、技术条件以及成本等角度的研究出发,通过设计思维,依靠跨学科协同创新方式,最终提出综合的、可持续的厕所服务系统解决方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协同创新生态设计中心成立了厕所研究与设计项目组,针对中国现状,提出整合性的生态厕所系统解决方案——将绿色循环技术、生态农业、人性化设施与空间设计、社区营造以及可行的商业模式进行系统整合,逐步推出系列可实施的生态厕所设计。
社会设计不仅仅是一种设计方法,也是一种视野,在立足于专业功能与个性设计的基础上,还要上升到了人与人、人与社会关系的思考。
市场是设计中的重要组成基础,设计是科学与应用、技术与生活、企业与市场、生产与消费之间的桥梁,设计是一种平衡、协调,不管是设计者还是制造者,驱动他们开发新产品、提高设计质量的目的是为了实现经济效益,而实现经济效益的途径是市场。社会设计不仅仅是关注设计产品本身,它更需要设计一种机制。
“设计驱动创新”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概念,它是从设计在企业创新体系中充当的角色出发,跨越外观造型的美观和技术功能的革新,实现了整合设计管理、美学经济、品牌价值和文化优势创造全新价值的基本诉求。设计驱动创新的对象不仅仅局限于产品本身,物质实体、信息消费、服务体验、社区构建、商业模式和国家形象等都可成为设计创新的对象范畴。地域文化中的人文地理环境、工业生产模式、日常生活形态和社会行为制度等内容,也分别在不同层次上影响设计思想、审美取向、设计伦理和设计价值。
社会创新设计必须是基于经济性和生态性,这样才能使社会创新具有可持续性。创新不一定是技术,它需要在社会思考中被接受,并且研究如何以设计方式多维度的去改善社会。社会责任是设计活动中要讨论的重要话题,社会设计作为一种设计取向,必须借助设计思维来创新性的解决社会问题、改善生活方式、推动社会革新,用社会设计的智慧重新架构我们的人类生活。□

住持松岛靖朗和他设计的“寺庙零食俱乐部”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