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间:2019-05-08 17:50 点击:
以社会设计视角回顾传统灶炕的启示
■ 李卫  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副教授、工业设计工作室导师、可持续生活方式研究实验室导师


 
随着社会的发展,设计师开始意识到其工作实质正在发生质的改变。正如意大利社会创新设计的积极推动者埃佐·曼奇尼在其论著的《设计,在人人设计的时代》中阐述的,“对设计专家而言,这种参与方式要求他们扮演的角色有别于传统设计师。一个世纪以来,设计师被自己和他人仅仅视为设计领域内的在职人员和管理者。今天,他们发现这是一个人人都在进行设计的世界,而且他们的任务日趋成为利用自己的行动去帮助各种社会参与者更好地进行设计。这种转变要求他们进入有别于以往的新角色。这意味着,为了适应新的要求,设计专家们必须重新设计自己的生存方式和工作方式。不过,这也是当今时代对我们每个人的要求。”的确,新时代赋予设计师的职责已经从追求片面的商业行为,逐步转化为以探索社会的可持续性发展为核心的社会化创造性的工作。
面对新时代的召唤,设计师为了融入其中,应当了解社会设计具有的特殊品质:即复杂性、关联性、协作性和开放性。首先,社会活动的构成因素是十分复杂的,所以任何一次设计尝试都将引发社会一系列的连锁反应。由于以往设计师没有重视这个问题,只是一味片面的追求经济效益与个人表现,于是创造的产品或服务很容易出现顾此失彼的错误,从而造成意想不到的社会性问题。比如塑料水瓶在方便消费的同时却严重污染了环境,以及为了便于个人出行而形成的当代交通方式严重的造成了交通拥堵与空气污染……在日常生活中像这类忽视社会复杂性的生活行为可谓不胜枚举。
出现上述问题的关键是对错综复杂的社会各元素之间存在的关联性特质缺乏必要的了解与控制。虽然社会设计不可能一步到位,都有一个渐进完善的过程,但现实要求我们在设计实践过程中必须具备较强的全局观,随时关注创新或改良行为对其它关联事物的影响。这类素质是以往设计教育与设计实践普遍忽视的问题。比如目前共享类创新实践屡遭失败的原因之一就在于,如果依然抱着以追求经济效益最大化为己任,而忽视了共享经济需要社会价值观的普遍转变,以及适应这种语境的全新运转体系支撑的客观前提条件,只靠一味地优化产品本身是远远不够的。
正是基于社会设计的复杂性和关联性,如果设计师要想有所建树,必须依靠社会的广泛协作性。这也充分说明了为什么现在社会越来越强调跨领域合作,以及积极提倡培养具备交叉学科素质的人才。也许有人会质疑是否人类个体的能力较以往减退了,其实这只是社会发展趋于更加复杂,个人只能在适合各自的某项领域内得以深化完善,于是社会就呈现出精细化分工的特征。今后依靠一己之力已经很难在社会上产生以往全能型人才的辉煌业绩。事实证明,目前社会正在经受分工过细所造成的不良后果,由于缺乏必要的沟通与协作,生活中难免存在片面与短视的社会问题。比如大众生活体系由于各类规划设计师、建筑设计师、室内设计师和产品设计师职业能力的局限性,以至于将人类的日常活动变成互不连接的段落,很难形成整体的考虑。尤其再加上互相的牵制,使得任何一方都难以完成对体系的变革。
社会设计还有一条重要的特质就是开放性。它表现为社会设计既要适合广泛的需求,又要基于个性的差异而呈现出灵活的变化,这与当下的设计活动形成了鲜明反差。长期以来,设计师都在表面打着“以人为本”的口号下,实质是出于市场占有率的驱使,做着违心的设计工作。而社会设计的前提条件是要真正做到以实现社会的可持续性发展,在此基础上再实现一定的经济效益。其实如果首先符合了社会真正的可持续需求,随后获得的经济回报应当可以维持得更久,但这要求设计师与参与者付出更多的心血。
为了进一步研究社会设计的上述几点特质,我曾考察多地,并收集整理了一些古今中外的事例,由于篇幅限制,在此仅通过对北方灶炕这一事例的简要分析,以点带面的说明中国北方的先民是如何处理社会设计中的复杂性、关联性、协作性和开放性。
不知大家是否有过睡火炕的经历?由于中国北方位于东半球北纬中纬度地带,属于北温带半湿润的大陆性季风气候区,四季分明,其中几个月的冬季干燥而寒冷。经过千百年的演化,这个区域逐步形成火炕的居住方式。每到冬天,一家男女老幼挤在火炕上倒也显得其乐融融。虽然北方各地由于环境和习俗的差异,呈现出部分不同特点,但总的原理是相近的。下面以京津冀地区的灶炕为例(见图1):首先当地人在起居室砌个炉灶,安上一口大铁锅,下面烧上柴火。这个灶台的烟道与里间卧室的火炕相连,使得煮水做饭的热气在排放过程中同时加热了火炕。烧制过程的烟尘顺着火炕另一端连着的烟筒排出室外,为了增加流通,烟筒出口的位置安放在高处,这恰好可以将外墙面与烟筒融为一体,烟筒从外观根本看不到了,只在房顶露出一个烟筒口。这样一举两得,燃烧的能源得到更充分的利用。不仅如此,就连平时烧制的原材料也多选取枯枝败树或庄稼废杆等日常生活中闲置下来的自然资源。像这样将建筑结构、室内布局、床铺与灶台的制造、锅具的成型、以及燃烧材料系统地整合在一体的处理,充分展现了中国北方先民在处理社会设计的复杂性、关联性和协作性等特质的聪明智慧。
另外,灶炕的原理基于开放性原则,在各地被广泛应用。而在实施过程中,各地又因地制宜,做了适应性差异化改造。比如陕西和宁夏的窑洞都是在土质坚实的黄土坡立面挖掘出窑洞,这里灶口的位置分室内和室外两种,室内的炉灶与火炕之间没有阻隔墙,这样符合窑洞进深窄小的特点,显得更加小巧紧凑(见图2)。但烧制过程中的烟灰也同时弥漫在居室内,这就大大降低了居住的安全性与舒适性,于是更多有条件的家庭单设一个做饭窑洞,用于居住的窑洞则采用室外烧火(见图3),近年为了增强整个窑洞的供暖效果,很多家庭在卧室里同时使用烧煤的炉子。值得一提的是,大家还在铁质的炉台上利用热源同时加热一壶水。再比如东北地区异常寒冷,当地居民将烟道扩展到整个墙面或地面,因此东北的房屋基本都有很厚的双层夹壁墙,中间是烟道(见图4);朝鲜族则为了顺应其起居习惯,将火炕改为能使整屋地面加热的地炕(见图5)。
通过中国北方独特的生活方式——灶炕的事例研究给了我们几点有益的启示:首先,社会设计并不是新生事物。在有设计师这一职务之前,人类社会从没停止过在平衡技术与审美的权重过程中解决并完善生活中遇到的挑战。从我们分析的事例中甚至可以感到先民在社会可持续性发展的实践中已经达到了很高的社会设计水平。以至于让我认为近百年由于过度强调商业价值和社会分工的碎片化,使得社会设计产生了倒退现象,而设计师在其中起到了不可推卸的责任。从发展层面,我更认为当下的社会设计更像是觉醒后的回归。其次,社会设计不可能做到永恒与完美,而要随着时代的变化不断完善发展。现实生活中,灶炕已经基本成为了过去时。尽管这种生活方式经历了千百年演变,在过去几乎是完美的可持续性经典,但是从高效率和安全舒适度考虑都已不能满足当下大众对生活的基本需求。事实证明,社会设计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全社会要尽早意识到社会设计的复杂性、关联性、协作性和开放性的实质。希望设计师们都能加入社会设计的行列,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


图1 :京郊农宅室内布局(图片来源于业祖润的《北京民居》)
图2:陕西窑洞
图3:宁夏窑洞
图4:黑龙江萧红故居
图5:延吉地炕(照片源自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