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标签:

时间:2019-05-08 17:53 点击:
从设计思维看社会设计趋向
■ 汤筠冰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


 
说起目前世界上最热门的设计类专业,恐怕当属设计工程专业了。最近,哈佛大学设计学院与哈佛大学工程与应用科学学院合作开设了设计工程硕士(Master in Design Engineering)合作学位课程 ,吸引了无数设计爱好者的目光。设计工程硕士设置在哈佛大学设计研究生院,属于跨学科专业。其课程主张系统解决创新人才培养,着力通过“设计思维”训练学生的创新能力和解决社会问题的素质。除了哈佛大学创新课程变革,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等顶尖院校早已进行了创新课程改革。跨学科、创新思维、社会责任意识、专业化建构是它们共同追求的方向。

一、何为设计思维
设计思维(Design Thinking)是一套以人为本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论。着力探讨的是从人的需求出发解决社会问题,多角度地寻求创新解决方案,并创造更多的解决问题的可能性。早在1969 年,诺贝尔奖获得者,经济学家赫布·西蒙就提出了设计作为一种思维方式的理念。
1987年,哈佛大学设计学院ROWE教授在同名专著中首次提出了设计思维的概念。设计思维真正被社会关注,则是源于2004年斯坦福大学“d.school”设计学院的建立,并大力推广设计思维教育理念的结果。“d.school”并非实体院系,不提供学位教学,仅为斯坦福大学各个专业各个级别的学生提供创新课程的“虚体”学院。其教学宗旨是以设计思维的广度来加深各专业学位教育的深度,尤其强调跨院系的合作。
斯坦福大学“d.school”设计学院提倡设计思维教学,具体包括同理心思考、需求定义、创意构思、原型实现和实际测试五个环节。“同理心思考“是要求设计师从用户角度体验和思考解决问题方案,站在用户的角度思考问题。“需求定义”是基于前期调查和思考后的判断,找寻事件的真正根源和突破点。“创意构思”是针对产品突破点寻求创意性最佳解决方案。“原型实现”和“实际测试”环节是设计思维独特价值所在,针对解决方案需要制作出简单模型或简单模拟需求,并通过严格测试,检验问题是否得到解决,需求是否得到满足。在这两个环节过程中解决方案可能会重新定义,发现新的问题,便于立刻着手解决。

二、设计思维的教学探索
近些年来,我国把创新作为国家发展的核心战略,加快推进以科技创新为主体的全面创新实践。为培养学生的创新精神、创业意识和创意能力,实施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促进经济转型发展需求。复旦大学于2015年成立了创新创业学院并开设了“创新创意创业与行业发展”课程模块。课程聚焦某一学科发展过程中的创新创意对相关行业的发展带来的重大影响,培养学生的创意性思维,激发创新创业灵感。我所开设的“创意可视化设计”、“创意设计前沿”课程为“创新创意创业与行业发展”课程模块选修课程,选修课程的同学是来自复旦大学临床医学、哲学、管理学、新闻传播学、微电子等各个专业的本科生。课程通过设计思维训练,培养同学们跨学科的创新意识、设计策划能力与跨媒体的设计实践能力。 课程采用项目制教学,聘请校外资深专家担任课程导师展开针对性指导。通过设计项目制教学,让学生理解和掌握设计的用户研究、设计方法、设计表达、用户体验。
课程秉承着设计思维的教学方法。课程首先需要“颠覆”同学们严谨的逻辑性思维惯习,通过设计思维训练激发他们的发散性思维能力。教会他们基本的设计技巧。其次是分组和发布课程项目选题。选题将会是一个相对开放性的范围,以便于学生更好地挖掘和聚焦其中的问题。最后则是按照设计思维的步骤让学生以项目组的形式共同寻求解决问题的创新性方案,并最后验证实施。
电子信息科技专业的熊心旋同学是一名桌面游戏爱好者。课堂上,她领衔着生物医学等专业同学,运用设计思维方法进行创想,他们希望将生物医学知识和游戏相结合。可是如何将两者结合起来呢?小组成员采用了创意发散和头脑风暴法,经过小组成员间一轮一轮的思维筛选,最后决定将推广免疫靶向疗法的想法与多人桌面游戏结合起来,创新性的设计出了一款以免疫靶向疗法治疗肝癌为背景的多人桌面游戏——“细胞战争”医学科教桌游。游戏将玩家分为免疫细胞与癌症细胞两个阵营,通过掷骰子与抽卡控制棋子在六边形棋盘上移动,完成免疫细胞治疗癌症细胞感染的操作,直到达成杀死全部癌症细胞的胜利条件,在娱乐放松的同时进行了一场科普教育。如果是一般创意类或设计类课程的教学,完成创意提案或绘图设计就达到了课程的教学目标。可是倡导设计思维课程的教学任务除了发掘学生创新性想法外,还强调想法的实现和检验。这组同学通过板材加工,将桌游从想法到设计稿,再到加工制作,最终完成了“细胞战争”医学科教桌游的成品。通过对成品的试玩检验,又不断打磨修改,完善了原本设计中不合理的地方。最终提交了完善的设计方案和桌游成品。这一课程作品参加了“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在2018年复旦大学泛海杯创新创业大赛校内选拔赛上获得了创意组金奖的好成绩。
通过设计解决社会问题是设计思维课程强调的重点。尤其提倡学生带着设计思维的“同理心思考”走进日常生活,找寻让生活变得更加便捷和美好的小策略。新闻学院的林静同学带领小组成员走进生活,他们发现日常乘坐的地铁乘车环境的安全问题日益凸显,地铁内的盗窃、性骚扰、人员冲突、突发疾病等情况屡见不鲜,但应对这类问题却缺少从观念到机制的整体解决系统,目前仅有的也只是“上海轨交幺幺零”这样的公众号治理平台,且使用率低。为了给市民更好的地铁乘车体验,他们经过“创意构思”的头脑风暴,设计出了一套“上海地铁站内及车厢内求助系统”,系统包括报警装置、App互动、平面宣传等组成部分。为了方便地铁中的乘客出现紧急问题时实时报警沟通,他们在地铁把手之上设计了一个凸起状的红色报警装置。但小组在“原型实现”和“实际测试”时发现,报警装置安装在车载把手上很容易发生乘客误碰等问题。为解决这个设计缺陷,按钮形态设计由常见的凸起形态变为凹进形态,且设定按钮需长按3秒生效,防止乘客在拉扶手时误触按钮,同时也不会给使用造成太多不便。这一新出炉的设计正在积极申报创意比赛通道中。
从“创意可视化设计”和“创意设计前沿”课程作业完成效果来看,不同学科背景的同学们展现出的跨学科的设计思维和表现能力让人惊叹而印象深刻。因为选修课程的学生背景广泛多元,在每个班20人左右的课程中,涵盖了从理科、文科、工科到医学等不同学科背景的学生,课程作品强调的是以系统性的设计解决方案为主导。设计思维方法正是沟通不同学科学生之间的创新能力的新途径。课程鼓励同学参加“互联网+”创新创业大赛,仅2018年秋季学期的选修课程的同学,在2018年泛海杯创新创业大赛校内选拔赛上就获得奖项15项,其中2项作品获得创意组一等奖的好成绩。

三、从设计思维到社会设计
从20世纪30年代的“李约瑟之问”到新世纪之初的“钱学森之问”,都始终绕不开一个话题,为什么近代中国学校总是培养不出世界性的杰出人才?在我国传统教学中,强调的是知识的灌输,知识体系的传授,寻求学知的借鉴和模仿。单向度的教学和填鸭式教学方法,并不能激发学生的创新能力。设计思维式的教学方法并不只强调知识体系的传输,更着眼于激发学生个体的创新能力,最有效地碰撞出学生之间的创意火花。教学落点在于解决社会问题之上,这与社会设计倡导对社会与文化价值的反思一脉相承。社会设计的终极目标是推动社会问题实现积极改变,实现社会可持续性发展。而设计思维则是为社会设计提供了创新性的解决方式和方法。在我国试图大力发展创新之际,世界创新产业及创新教育也也处于大发展时期。设计思维教育的兴起很可能成为引发社会设计的新起点。□